作品赏析

此幅《出处图》为绢本设色手卷,是张大千先生的旧藏,画卷前后隔水留下了他的墨宝。此卷是陈洪绶在去世前一年为周亮工所作,这一年陈洪绶相继为周亮工一共创作了42件作品,《出处图》则是其中的精品。展卷之后可见诸葛亮与陶渊明盘坐于树下正侃侃而谈,诸葛亮头戴“诸葛巾”,陶渊明则手抚无弦琴,形象格调高古,气韵不凡,人物衣袖由一根根行云流水般的线条绘就,每根线条都不另起笔,如若不加停顿似的一气呵成,而线条与线条的排列则构成了陈洪绶特有的韵味。

不仅如此,陈洪绶还赋予这幅画不同于寻常的特殊意味,画面中诸葛孔明与陶渊明分别生活在不同朝代,而陈洪绶把二人安排到同一个画面并不是一个偶然——诸葛亮的形象代表了古代儒家出仕为官的一个理想典范,而陶渊明则象征着古代文人墨客的一种隐逸情节。陈洪绶创作这幅画作的时间是公元1651年,此时的周亮工已经从曾经的明朝御史变成清朝的降臣,这对于宁死都不降清的陈洪绶来说是不能够认同的,于是他通过笔下的陶渊明(周亮工与陶渊明同字符亮)——呼唤着诸葛亮的手势巧妙向周亮工表达了规劝之意,这看似朴拙的画面寓意极为深刻,可谓是弥足珍贵。

其实,在创作此手卷一年前(1650年)陈老莲为周亮工绘制过另一手卷,即张大千题跋中所称曾寓目的《归去来辞卷》(现藏美国檀香山美术学院,见参考图),彼手卷绘制内容是根据萧统所撰《陶渊明传》中故事而来。翁万戈先生评该卷曰:“陈洪绶个性极近陶渊明,均嗜酒、安贫、不阿权贵,而且在甲申国变以后,在愧悔自责的心情下,也渐能从宁静中得真趣,因为这种共鸣及对渊明的景仰,为作品的艺术性增加了深度,观之不但见到五世纪的陶渊明,也见到了十七世纪的陈洪绶。”。周亮工当时说该卷是陈老莲“偶仿”之作,不知陈洪绶再绘寓意更为明显的《出处图》送与周氏,周亮工又做何种感想?

两件手卷绘制时间相近,题材亦有相通,正可互相比对,两件作品人物服饰、线条、甚至陶渊明的面目都完全一致,作品上所钤印章也是同一枚连珠印,只是《归去来辞卷》人物不设背景,《出处图》更显精美而已。

手卷前后的引首及题跋则是周亮工随后去福建赴任,结识的福建著名书法家林宠和郭鼎京应周亮工所请而抄录,在1652年(壬辰)初夏二人根据画面的人物分别用楷书一丝不苟地写下了诸葛亮的《出师表》和陶渊明的《归去来辞》。


猜你喜欢

荷花鸳鸯图
斗草图
花卉山水
花鸟精品册 15张
蕉林酌酒图
梅花小鸟
梅石图
品茶图
人物图
山水册7张
达摩祖图卷
花鸟草虫写生册
枫溪垂钓图
雪景山水轴
莲溪鱼隐图
观音
书画合壁图
山水册页11开
0.211470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