昭陵六骏图》是金代画家赵霖创作的绢本设色画,现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。

此图依据唐太宗昭陵六骏石刻而绘,全卷分六段,每段画一马,旁有题赞。 [1]  作者在描绘画卷中除赋予它们不同的感情色彩外,还对人马动作和其它略加改动并在鞍垫上加饰兽皮,使画面内容更加丰富。同时作者还运用了细腻的笔法描绘了六骏的鬓毛,对肌肉骨胳的刻画更为鲜明。这些经过艺术再创造所取得的成果都是浮雕所难以达到的。

画作内容

此图依据唐太宗昭陵六骏石刻而绘,全卷分六段,每段画一马,旁有题赞。六骏或作徐步行进状,双耳竖起,目光有神,起步轻捷,头部前昂。或作奔驰之状,四蹄腾空,鬃毛飞扬。 [3] 

引首有清乾隆帝书昭陵石马歌,幅上有乾隆帝题诗二则,每段均有金代翰林学士赵秉文的题记,卷尾有赵秉文长题,钤有“文房之印”、“吴简”和清内府藏印多方。 [4] 

创作背景

所谓“昭陵六骏”是指跟随唐太宗李世民在唐开国战争中出生入死的六匹战马。它们的名字分别是:飒露紫、拳毛騧、白蹄乌、特勒骠、青骓和什伐赤。

据《旧唐书·丘行恭传》记载:“初,从讨王世充,会战于邙山之上,太宗欲知其虚实强弱,乃与数十骑冲之,直出其后,众皆披靡,莫敢当其锋,所杀伤者甚众。既而限以长堤,与诸骑相失,惟行恭独从。寻有劲骑数人追及太宗,矢中御马,行恭乃回骑射之,发无不中,余贼不敢复前,然后下马拔箭,以其所乘马进太宗。行恭于御马前步执长刀,巨跃大呼,斩数人,突阵而出,得人大军。贞观中,有诏刻石为人马以像行恭拔箭之状,立于昭陵阙前。” [5] 

李世民登基后,就开始为自己修建陵园,出于对六马的表彰和怀念,于贞观十年(636年)下诏,将六马的英姿雕刻于石屏之上,镶嵌在昭陵北阙。同时亲题赞辞,记载马名、肤色、乘用时间、所负箭疮和气格秉赋。此图就是从摹画刻石而来。 [3] 

艺术鉴赏

技法

从画风看,此图明显吸收了汉族艺术传统,继承唐和北宋时代的画马技法,尤多唐代韩斡遗韵。造型准确朴拙,线描柔和匀细,设色浓重沉厚,渲染富有质感。 [3] 

形象

六骏中,有侍者牵引的飒露紫塑造最为精采。飒露紫曾跟随李世民出生入死,虽然中箭依然坚持没有倒下,画面选取的正是丘行恭为飒露紫拔箭的刹那情景,粗壮膘悍的丘行恭,右手拔箭,左手推抚,身子后倾,目光温和,疼爱之情溢于画面。受伤的马驯顺地伫立,马头与丘行恭紧紧相贴,也极富感情色彩。飒露紫前腿紧绷,后腿微屈,极细微地描绘出了战马强忍剧痛的动态。在细节刻画方面,此作较之石刻更加精微。

其余五匹,拳毛騧为李世民平刘黑闼时所乘,特勒骠为征宋金刚时所乘,均作徐步行进状,双耳竖起,目光有神。身中九箭的拳毛騧,起步轻捷,头部前昂,更显得英俊坚毅,透出久经沙场神骏的不凡气质。白蹄乌、青骓、什伐赤分别为李世民与薛仁果、窦建德、王世充作战时乘骑,皆作奔驰之状,四蹄腾空,鬃毛飞扬,突出了飞奔的动感和勇猛的冲势,呈现出冲锋陷阵时的雄姿。六匹骏马以不同的动作、神情、气势,表现出共有的轩昂雄健气宇。 [5] 

研究价值

昭陵六骏石刻在近代多有毁损,《昭陵六骏图》在毁损前数百年将石刻图像移至绢素,并完好保存至今,为了解石雕原貌保留了唯一的历史形象佐证,弥足珍贵。 [6] 

画面每段题赞均为金代书画家赵秉文所书,赵的流传书迹甚少。此图不仅为赵霖的存世孤本,也是金代重要的存世墨迹。 [5] 

历史传承

《昭陵六骏图》在《石渠宝笈·初编》著录。 [4] 

《昭陵六骏图》原藏清宫,清末失踪。新中国成立后,在清理故宫时,在多处发现了被太监们藏匿起来却没来得及带出宫去的珍贵字画,在重华宫的戏台下发现了《昭陵六骏图》。 [7]  该图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。

作者简介

赵霖(公元12世纪在世),维阳(今河南洛阳)人,生卒年不洋,供职于金世宗朝(1162-1189),善画人马。金代同时代画家精于画马者较多,如杨邦基、完颜允恭等,惜流传作品甚少。 [8]


文章标签: 昭陵 神龟 画家 张珪 石刻 李世民 画风 人马 画面

猜你喜欢

赵霖昭陵六骏图卷
赵霖昭陵六骏图卷
罂粟
杨微 二骏图
神龟图卷
金 佚名 太古遗民 江山行旅图
崆峒问道图
金武元直赤壁图 卷
太古遗民江山行旅图
赤壁图
金 杨微 二骏图
二骏图卷
北宋 杨世昌 崆峒问道图(全卷)
丘壑琳瑯 册 金王庭筠柳蝉红蓼
张珪神龟图卷
金李遹画罗汉 轴
0.110211s